影像檢查包括經直腸超聲、腹部CT/多參數磁共振成像、骨顯像和pET-CT。經直腸超聲和活檢化療期間食療:檢查的目的是尋找局部複發的組織學證據,前列腺活檢不作為常規隨訪方法。DRE異常者前列腺活檢陽性率為78%。如果根治性切除後pSA>0.5 ng/m~1,DRE發現局部結節或經直腸超聲發現局部低回聲病變,則推薦前列腺窩活檢。

化療期間食療

前列腺癌食療骨掃描和腹部CT/MRI掃描的目的:骨掃描和腹部CT/MRI掃描的目的是發現前列腺癌的轉移灶。骨掃描和腹部CT/MRI不推薦作為沒有生化複發證據的無症狀患者的常規隨訪方法。有骨骼症狀的患者可以通過骨骼掃描進行檢查。在生化複發的早期,骨掃描和腹部CT或MRI檢查的臨床意義有限。近年來,pSMA-pET/CT等新的檢測項目顯示出優越的檢測能力。pSA>20 ng/m~1、pSADT<6個月或pSA率>0.5 ng/m~1/月的患者可進行骨顯像和腹部CT/MRI檢查。如果患者有骨痛,不管血清pSA水平如何,都應該進行骨掃描。

化療期間食療前列腺癌的治療(根治性治療)指的是根治性前列腺切除術和放射治療,包括外部或近距離放射治療,或這些治療的組合。一般來說,pSA升高被認為是疾病複發的跡象。在所有隨訪項目中,pSA和直腸指診(DRE)是唯一需要常規檢查的項目。pSA測定是局部治療後隨訪的基礎。隨訪pSA的主要目的是確定何時升高的pSA具有臨床意義,因為並不是所有升高的pSA都具有相同的臨床價值。預計在Rp成功後6周(4-8周)內不會檢測到pSA(大多數研究仍然使用0.1 ng/ml作為閾值;臨床上,不同醫院的閾值有所不同)。

如果pSA不能降到0.1 ng/ml以下,可能是由於局部腫瘤殘留、術前腫瘤轉移和前列腺組織殘留所致,患者需要重新評估和選擇相應的治療方案。有時,治療後局部複發可能不伴有pSA水平升高。因此,在隨訪期間需要進行直腸指診,以確定是否有局部複發。如果DRE在術後隨訪中發現前列腺區有新的結節,應懷疑局部複發。pSA和DRE是前列腺癌根治術和放療後隨訪的首選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