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央行宣佈,已經將價值五億歐元的外匯儲備從美元轉成了人民幣。這則消息幾乎沒有人注意到,卻具有世紀意義,人民幣從此成為了世界儲備貨幣,而且是西方已開發國家的儲備貨幣。

這是歐洲歐央行第一次投資人民幣,是已開發國家第一次將人民幣納為儲備貨幣,這是中國多年來無比勤奮努力的結果,更是大國崛起的標誌,也是人民幣國際化邁向成功的重大標誌!隻要歐洲將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那麼接下來會越來越多的國家將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這將使得人民幣在國際化的道路上大大推進。要想成為世界性的儲備貨幣,必須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是數十年、甚至是數百年努力,才能換來的,貨幣的國際化,實際上就是國家競爭的結果,隻有最強者才能脫穎而出。本來在美國次貸危機後,日本很想擺脫美元的殖民,想在東亞成立自貿區,中國、日本、韓國成立一個亞元。

人民幣國際化邁向成功!

早在2012年的時候,日本準備將人民幣納為儲備貨幣,這個時候,美國故意慫恿日本極端派,挑起了釣魚島爭端。在釣魚島爭端麵前,東亞自貿區就沒有了下文,人民幣成為日本的儲備貨幣也就告吹,支持東亞自貿區和亞元的日本官員紛紛出現意外。最終,在次貸危機後不久,美國成功化解了中國、日本的貨幣結盟,保住了美元的世界貨幣霸主地位。因為一旦中國和日本貨幣結盟的話,那麼美元成為儲備貨幣的比重就大大降低,從而會使得美國無法從次貸危機中恢復。這些年來,中國繼續韜光養晦,努力發展經濟,國力進一步強大,而美國仍然沒有恢復到次貸危機前的經濟水準。

在這種情況下,特朗普為了自保,和歐洲打得不可開交,退出《巴黎協定》,批評德國太壞了。歐洲領導人德國的默克爾、法國的馬克龍,歐盟的領導人容克,都表示,美國已經無法依靠,歐洲必須要靠自己。在這個時候,歐洲比任何時候都對中國友好,也更加離不開中國,一旦特朗普對德國等採取貿易製裁,那麼德國必須更加依靠中國。毫無疑問,分裂的歐盟,脆弱的歐盟,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想依靠中國的發展,接下來中歐之間的貿易還將突飛猛進,因此人民幣作為貿易的結算貨幣,需求量將大大增加。

這個時候,歐洲將人民幣納入為儲備貨幣,這是最高級的一種示好,因為這意味著中國也可以向歐洲徵收鑄幣稅了。一旦中國和歐洲的貨幣互為儲備貨幣,尤其是未來大規模的將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那麼美元的國際地位將大大降低,美元在全球範圍內徵收鑄幣稅將大大縮水。現在的貨幣格局是,日元維持當前地位不變,美元、歐元地位下降,而中國的人民幣地位將大大上升。從此,中國的人民幣不但在發展中國家成為硬通貨,也從此開始成為西方已開發國家的硬通貨,這是百年來頭一次自從脫離了金本位、白銀本位,進入了紙幣時代和電子貨幣時代以來,一個發展中國家成功將自己貨幣打入世界貨幣金字塔最頂端,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讓我們熱愛自己的國家吧,取得當今的這些成果極其不易,不管這個世界多麼不完美,但是總有人為中國之崛起,為人民幣之崛起而不懈努力奮鬥!受外圍市場利好消息提振,24小時內,離岸人民幣一度接連升破6.87到6.94八道關口,較昨日(10月11日)早盤低位大反彈將近749點,至此,人民幣累計收復八道關口,終結八日連跌,目前離岸人民幣回到6.89上方。雖然,人民幣自今年以來累計已貶逾6%,隨著人民幣中間價在央行週末降準後連續四個交易日下調,市場上預期人民幣走勢依然偏弱,但據路透社日前對50多位匯市策略師的訪查顯示,人民幣兌美元未來一年預計將扳回近期部份跌幅。因全球商貿摩擦帶來的風險及新興市場劇烈賣壓將會消退(儘管新興市場麵臨壓力,但投資情緒一直在改善),一年後人民幣兌美元料將升值至6.80,不過,也有16位策略師預計未來12個月期間,人民幣兌美元將貶值至7甚至更多。而正是在本周比較複雜的市場環境下,我們在昨天《外媒:人民幣為何會突然大幅下跌?釋放了什麼信號?》一文中提及,要想瞭解人民幣外匯政策,隻要看看每天的人民幣中間價就可以了,接下來更是如此。而對於美元指數接下去的表現,目前,包括瑞銀、摩根史坦利、摩根大通、高盛、美銀美林等眾多華爾街機構基本上都表達了看空的觀點,華爾街普遍認為10年期美債收益率達到3.5%,將標誌著美元的拐點。

事實上,美聯儲已經把自己置於艱難的無計可施的境地,比如,曾經準確預測美國08年次貸危機的經濟學家PeterSchiff也在近日提醒稱,現在幾乎所有人都假定美聯儲將持續加息,但是,當美聯儲承認被所有人忽視的經濟潛在弱點時(財政刺激經濟過快過猛、債務及生產率低迷等問題),很明顯,這將造成美元危機。而堅持獨立的美聯儲在多重壓力前存在被迫突然放慢,甚至是開啟降息的可能性,與此同時,華盛頓的逆全球化政策也正在自我撼動美元地位,或換個說法,特朗普正在親手阻止美元走強,另外,美國債務問題也永遠是壓在美元身上的陰影。與此同時,在市場的另一麵,雖然,人民幣近一段時間下跌至接近一年低點,然而,我們注意到,近期,在人民幣匯率下跌的背景下,但一些外國機構投資者卻在不斷增持甚至是大舉購買人民幣資產(比如債券等),換句話說,這類資金依舊十分看好人民幣資產的高投資價值。

我們查詢中債登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截止8月,境外機構在中債託管的人民幣債券餘額為16122.92億元,繼續刷新歷史紀錄,已經連續17個月增持,倉位還較去年同期增長61%。而這背後的資訊是,這在近期人民幣匯率疲軟及外圍市場流動性趨緊的背景下,實屬不易,而這也更說明瞭中國經濟將繼續穩健向好的一麵,這更表明在美元勢頭興起背景下,以上數據也從另一個角度說明人民幣匯率不具備持續貶值的預期,國際債券市場對中國經濟充滿信心。比如,我們也多次強調,俄羅斯從中國進口商品用人民幣結算的比例也從3年前的不到5%也提長到了15%,不僅於此,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莫斯科10月1日援引《俄羅斯銀行黃金外匯資產管理活動概述》的文件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3月底,俄央行在近一年中降低了美元和歐元在外匯儲備中的比例,直接大幅提高人民幣的占比。雖然現在,人民幣在俄央行中占比依然相對偏低(美元在其資產中已降至43.7%;歐元占比被下調至22.2%;英鎊占比下調至7.9%),但人民幣資產成倍級的份額增加則反映了俄對外匯儲備中需要主要貨幣多元化的意願,檔顯示,在俄央行所持有的外匯資產中,人民幣所占的份額突然幾乎增長了5倍,將人民幣占比從去年第三季度的1%增至5%,增持速度超過了全球其他國家相對漸進式的加持人民幣資產的步伐。

 

Sources of articl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y__5v-8E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