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素有"淨紅電子商務第一股"之稱的蘇漢控股上周赴美完成IPO,首日交易後股價暴跌逾37%。即便如此,這家依靠紅人網路經營自己的業務的電子商務公司,卻誕生於中國"網路紅經濟"的當前環境下,是最成功的產品。

根據諮詢公司 benne 發佈的《2018年中國奢侈品報告》 ,“ Y世代”正在成為中國奢侈品的主要消費者,這一代人的消費習慣受到關鍵意見領袖 kol 的嚴重影響。

以如漢控股(ruhan holdings)聯合創始人張大奕為代表的這群意見領袖,正悄悄地改變著中國經濟的現狀和未來。

KOL影響力堪比明星

當被問及什麼樣的人才能被稱為KOL時,群益中國產品總監楊晉龍認為,作為意見領袖必須具備的三個要素是:在某個垂直領域做出成績;產生內容的能力;有相當的粉絲基礎,就是能帶來很大的影響力。KOL的代表人物之一Divus_zheng認為,KOL最大的特點是可替代性低,“因為他有自己的主觀想法,而不是靠外表來消費自己。”

網紅經濟背後的中流砥柱--KOLkol中文

Divus_zheng。

作為國內最具代表性的媒體機構之一,群邑去年發佈了《2018美妝社交白皮書》。

大量報導表明,"種草"已經成為目前網路紅博主的專屬術語,與明星的概念相同,它是否有能力種草,能帶多少種草,界定每個人的影響,也改變了消費者的購物清單和消費習慣。

而集團移動事業部戰略總經理"趙晨"認為,所謂的"網紅"與KL其實沒有明顯的界限,同樣有很大的影響,也有能力輸出內容,兩者在概念上是交叉的和不同的。"網紅在一定程度上與KL有交集,網紅一定有較大影響,有高質量的內容輸出。但是,如果您同時在垂直字段中有所成就,則可以稱為 KOL。她總結道。

Kol 電子商務的雙贏模式

隨著“網紅經濟”的發展,包括淘寶、京東、亞馬遜等在內的多家電商平臺也開始借力KOL,通過直播、短視頻、圖形等多種引流手段,實現轉化下單。電商+KOL的合作學習模式也成為一個商家最高效的行銷管理手段。據海內媒體報導,張大奕曾創下其線上店肆的上新在2秒內就被搶購一空的販賣神話,而近似她如許“頂流”KOL所領有的影響力,甚至堪比眾多一線明星。

在這樣的“大潮”中,不乏依賴KOL的電商平臺,歐美直郵等隻主打線上的跨境電商正是如此。

致力於把歐美的品質以及生活環境介紹給世界的中產階級,別樣海外購同樣可以利用長尾理論,劃分研究出了中國最受影響消費者自己喜愛的五大發展產品品類:母嬰類、健康教育生活類、時尚類、美妝類和潮文化(潮牌),再分別和該品類內的KOL進行經濟合作學習推廣。

沈先生認為KOL這兩年變化很大,無論是平臺還是合作方式,還是合作的管道和形式。“從一開始,我們一個個搜,後來KOL也有了自己的經紀公司。如果我們和一個KOL合作,就可以和同一公司的其他KOL建立合作關係。到目前為止,我們還組織並創建了自己的KOL資訊庫。”沈先生說。

雖然沈先生也認為,自2017年以來,科爾的增長速度逐漸放緩,公司和科爾將遭遇挫折,但這種勢頭和影響力仍不容低估。